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无尽征伐
无尽征伐

无尽征伐

暗的橘黄色灯光在宽敞豪华的卧室里流泻,空气中浮动着微酸的暧昧气息,绣着精美几何图案的波斯地毯上到处散落着凌乱的衣物,有掉了扣子的男人衬衫,有撕裂了的女人丝袜,还有男人的棉质内裤,女人的蕾丝乳罩等等,一看就知道昨晚这里经历了一场激烈得男女性爱之欢。

  循着这些散落的男女衣物看过去,在卧室中间的那张高级意大利软床上正睡着这些衣物的主人,男的两臂大张,仰躺在床,白色的毯子只盖在他腰上,露出精赤结实的上身;而女的则枕在男人的右臂上,侧身而卧,一只洁白如藕般的玉臂搭在男人那鼓囊囊,呈古铜色的胸肌上,毯子从她腋下穿过,堪堪遮住双乳。
  也许是昨晚的性爱耗费了太多精力的缘故,此时此刻虽然外面的阳光已经从窗帘的缝隙中射了进来,但他们两人依旧睡的很沉。过了一会,熟睡中的女人似乎是听到什么,眼皮微微一动,过了少许,眼睛缓缓得张开了,搁在男人胸肌上的手也收了回来,轻轻揉了一下眼睛,然后慢慢得坐起身子。

  随着女人身体的慢慢坐直,遮盖在她胸口上的毯子也渐渐滑落,露出她那丰饶美好的曲线,也许是刚从躺卧中坐起,又或许是太过丰硕,女人胸前那两只半圆形的乳球微微有些下垂,紫褐色的乳头及暗红色的乳晕充分显示着其主人的妖娆与成熟。由于长期在海滩晒太阳的缘故,女人的身子显出健康的咖啡色,但双乳却白的耀眼,以及至两边肩部都现有一条细细得白色肌肤,活脱脱的勾勒出一副乳罩的模样。

  女人看了一眼身边熟睡的男人,露出一丝幸福的微笑,她轻轻俯下身去,吻了一下男人的额头,然后赤脚下床,随手捡起散落在地毯上的一件白色丝袍,披在身上,轻挽腰间的系带,然后甩甩稍显凌乱的头发,边伸着懒腰边走向落地窗前。

  「哗——」随着女人双手将窗帘向两边一分,只听一阵细细得滑轮滚动之声,看似厚实沉重的窗帘轻巧的朝两边分开,早晨的阳光一下流泻进来,整个卧室都亮堂起来。

  卧室是建在一片山坡之上,由落地窗向外看去视线极好,缓缓向下不足两百米处就是一片蔚蓝的大海,波光粼粼的海面泛着迷人的光彩,上面不时有海鸥盘旋,发出清脆的鸣叫,然而如此美景却没能吸引住女人的眼光,她的视线被正在海滩上奔跑打闹的一对人儿所牵绊,被阳光照耀的愈发娇艳的脸庞浮现出充满母性的温柔宠溺的笑意。

  「老婆,在看什么呢?这么高兴!」不知什么时候,床上的男人已经醒来,轻轻得走到女人身后,环住她的腰,轻吻着她的小巧耳珠。

  女人微微扭了扭身子,为的是更好的依偎在男人的怀里,然后笑道:「把你也吵醒了吧,你看阿云和明明他们又在嬉闹了,这个阿云啊,都是做阿姨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一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姐弟呢。」

  「呵呵,阿云也不过才二十四岁,其实就是一个孩子嘛。」男人看着沙滩上活力四射的两人,脸上也不由泛出笑意。

  女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头靠在男人胸前,眼睛轻轻闭上,似在聆听他的心跳,又似在感受阳光的温暖,而男人这时也没有在说话,只是静静的搂住她的腰,和她一起享受着阳光,海滩,还有弥漫的温情。

  过了好一会,女人幽幽道:「真好,这一切,希望永远能这样……」

  「呵呵,当然可以永远这样。」男人轻吻了一下女人的脖颈。

  「可是……」

  「唉,你啊,又胡思乱想了不是?」男人松开环抱在女人腰间的双手,走到她身边,然后伸出手臂揽住她的肩膀,一只手指着窗外道,「这里地处太平洋之中,远离喧嚣尘世,再也没有原来的那种打打杀杀,尔虞我诈的生活了,至于原来的那些仇家更不知道我们会在这里,不可能来打搅我们平静的生活的,事实上,我们已经安安静静,快快乐乐的在这里生活了三年,是不是?」

  女人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说:「不好意思老公,也许是我杞人忧天了!不过,也许是太幸福了,就像是手捧一件精致无比的瓷器,越是小心翼翼就越是心存惶恐,生怕打碎了。」

  「你啊,还是那么多愁善感!」男人爱怜的摸着女人秀发。

  女人轻轻一笑,也紧搂住男人的腰,仰起脖子看着他的脸道:「老公,说真的,你为了我和明明放弃你的地位,你的兄弟,你辛苦打拼下的一切,来到这样一座渺无人烟的小岛,你真的不后悔吗?」

  「傻瓜,我放弃的多,但我收获的更多啊,所以我为什么要后悔?我应该感到庆幸才对。」男人将女人搂的更紧了,「有你,有明明和阿云,我们一家人生活在这样如世外桃源的一个地方,每天出海钓鱼,游泳,晒日光浴,多好!比以前那种打打杀杀的日子胜过不知多少倍?说实话,我要感谢你,还有明明,若不是你们,我还真下不来决心离开那种虽然可以呼风唤雨,却无一丝宁静休憩的生活。至于兄弟,呵呵,他们有他们的生活,我把那些所谓的事业成就,江湖地位交给他们,我放心,他们也开心,何乐而不为?」

  听着丈夫低沉而又深情得言语,女人的脸上浮现出甜蜜陶醉的红晕,温腴的身子也由原来的并排而立不知不觉得变成了现在的相对而视,一双眸子含情脉脉的看着丈夫那棱角分明的脸,仿佛是为了要看的更清楚,她的一双麦色赤脚渐渐的踮了起来,两只圆润的臂膀也缠上了男人的脖颈。

  「唔……」

  男人趁机吻了上去,极富男人气息的味道一下灌满女人的口腔及至脑海,以至她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腻人的呻吟,明亮的眸子一下变得朦胧而又迷离,随后缓缓闭上,全身心的投入到口舌相交所带来的愉悦快感中去。

  男人在深吻的同时双手不老实的在女人的玲珑浮凸的躯体上游移,腰间,胸前,肩胛,灵活有力的手指如抚琴般在她身上掠过,所过之处,犹如弱电闪过,女人的肌肤浮现一片一片可爱的细密肉粒。

  白色真丝睡袍无声无息的滑落到女人的脚下,窗外的阳光照在她赤裸的身体仿佛给她镶上了一层金边,美丽圣洁而不显一丝淫荡,仿若海之女神。

  「唔……老公,别,别,阿,阿云她们会看见的……」女人羞涩颤抖的言语中带着不可抑制的愉悦快感。

  「放心吧,这是有色玻璃,外面是看不见里面的。」说着,男人恶作剧般的扳转女人的身子,让她由侧身而立变成正面对着落地窗,耀眼的阳光一下将她全身照的无一遗漏。

  「啊——」女人发出一声尖叫,伸手便要将窗帘合上,不料男人早有预料,从后一把抱住女人,将她手臂紧紧压在身体两侧,不让她抬起来。

  「你,你干嘛……快放,放开我……」女人满面羞红,身子微微扭动挣扎。
  「我说了,阿云她们看不见。」男人在女人耳边呵着气,然后伸出舌头在她那精致小巧的耳垂上轻舔了一下。

  女人浑身一颤,像被蚂蚁爬过一般,酥酥痒痒,身子一下就软了下来,再也无力挣扎,全身倚靠在男人身上,口吐香息,微喘迷离。

  男人狡猾得笑了,他知道耳垂乃女人身上性感带之一,其敏感程度甚至超过了双乳,只要对其略施调情小技就能让女人俯首称臣,任其为所欲为。

  「你……你干嘛……昨,昨晚不是……」

  「昨晚是昨晚,现在我又想了嘛,谁叫老婆你这么美呢?」说着,男人将身子向前一拱,胯下的硬物立刻滑进了女人的两瓣臀肉间,如巨蟒入穴,再也不肯出来了。

  温柔的逗弄让女人的身体酥了,而随之而来的甜言蜜语让她心也跟着酥了,她吃吃的笑着,回眸媚眼如丝的瞥了男人一眼,娇嗔:「真是一只喂不饱的馋猫。」说话的同时,她的纤手也捉住了在她臀间又钻又突的怪蛇,紧握不让其再动。
  男人双手从女人两边腋下穿过,分别握住女人的两只乳房,当然他的一只手根本不能完全握住乳球,从顶端扣去,整个手掌只能覆盖住其三分之二的面积,乳根部位大片雪白肌肤被五指挤压的变化多端,同时他的掌心也在轻轻揉搓着勃起的乳头,男人能明显感觉到女人的乳头在他的掌心下越来越肿胀,越来越硬。
  「啊哦……」女人重重的呻吟着,嘴里含糊不清的抗议着,「不,不要在……在这……抱,抱我去……床……床……」

  男人在女人耳边轻道:「老婆,昨晚可是一晚上都在床上哦,今天距换换花样,好不好?」

  女人娇媚得白了他一眼,纤手使上了几分力道,重重得握了他那怒胀的阴茎,嗔道:「就你花样多,讨厌……」

  男人舒服的发出一声怪哼,脸上现出得意的坏笑,然后俯首吻上女人的脖颈,吻的很重很用力,仿佛要从皮肤里吸出水来,慢慢移至肩膀,顺着呈微弧形的脊椎一路向下,当然男人的身子也渐渐弯下,最后直至蹲在地上。

  女人发出发出阵阵既像是舒服的叹息又像是快意的呻吟,柔软得身子不安的扭动着,仿佛是在抗议男人在这个时候还不紧不慢得磨蹭着,简直是要人命!
  男人蹲在地上,视线正好与女人的臀部持平,他双手用力的将女人的两瓣臀肉向两边分开,将脸凑了上去,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上一口,顿时一股微酸略腥的气味直扑他鼻端,刺激的他肾上腺素急速分泌大量荷尔蒙,胯下阴茎不由的跳了一下。

  感受到男人呼吸所喷出的湿热气体拂在自己最为敏感的部位上,女人只觉得那里愈发的麻痒不堪,这种感觉几欲让她疯狂,她摇摆着头,下意识的呻吟:「要,要我……我要……」

  呻吟的同时女人更是不由自主的向后耸动臀部,让本来就距离极近的男人脸一下就埋入了其中,其中挺直的鼻梁更是深深陷入了女人的臀沟里。

  对于这送上来的美味男人怎能白白浪费?他张开嘴,柔韧有力的舌头一下顶在绽放的肥唇上并竭尽所能的钻向深处,而鼻尖则恰恰顶在肥唇上面的阴蒂上,时不时的刮蹭旋磨。

  「啊——」女人完全不顾矜持的发出高声尖叫,两条绷的笔直的玉腿像是站立不住似的狂打摆子,整个上半身弯的更低了,从而使屁股翘的愈发高。

  男人依旧不为所动,继续用他那粗糙的舌头在女人下体那两片肥唇中间的狭小缝隙中进进出出,当然还时不时的轻卷一下缝隙周围的肉壁,咂吮片刻,仿佛他就一位美食家,正在品味一道至美佳肴。

  「啊……」女人几乎要疯狂了,男人的舌头柔软中带着一丝粗糙,而且又灵巧无比,极其容易的就让她的快感迅速堆积,使她口干舌燥,下体瘙痒的厉害,渴望有一个更大更硬的东西来填充。

  「呜呜……不要再……再舔……快,快,我要……」女人呜咽着哀吟,浑身更是颤抖的厉害,若不是两只手臂死死扶在落地玻璃上,她恐怕早已瘫软在地了。
  估计火候差不多了,男人终于抬起那张已被女人下体分泌的淫汁弄的湿漉漉得脸,站起身,以极快的速度猛然挺身,硬的像铁一样的肉棒「扑滋」一声陷入了那泥泞不堪的肉洞,直没入根。

  女人被这巨大的冲击力顶的脸都贴到了玻璃上,整张俏脸都被压的扁平,模样十分怪异,当然亦是十分不好受,但这时的女人已经完全顾不上这个了,体内突如其来的充实感让一直徘徊在高潮边缘上的她一下冲上了顶峰,肉腔内急剧收缩,阵阵抽搐,强烈得快感让她一度失神,嘴巴无意识的发出阵阵呻吟,喷出的热气让玻璃都蒙上了重重一层水汽。

  男人此刻也是拼命的摒神凝气,直咬牙关,生生压抑住欲要喷射的冲动,女人下体这肉腔实在是太紧窄了,一重重的嫩肉包裹住他肉棒就如同一只小手在有力的紧握着他那里,其中滋味实在是难以用用语言描绘。

  稍微停顿了一会,让泄意稍退,却见女人回头媚眼如丝的瞥了他一眼,挑逗似的张开嘴,用湿滑的舌头舔着略为干涸的嘴唇,慵懒而又不无挑衅的嬉笑道:「才一下就想要缴械啦,嘻嘻……」

  男人佯怒道:「好啊,敢笑你老公我,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个小淫妇。」
  这时的男人泄意已经消退不少,于是放心大胆的开始抽动起来,他一手扶住女人纤细的腰肢,一手紧捏住肥硕的臀瓣并且不是的轻轻拍打,腰部像打桩机似的急速挺动,同时嘴里念叨:「操,操死你这个小淫妇……」

  快感再度如惊涛骇浪一般向女人席卷而来,一浪高过一浪的兴奋感让她情不自禁得大声呻吟,脸红的仿佛快要燃烧起来,表情更是随着肉棒在自己体内的抽动搅拌而变化多端,时而五官几乎扭曲在一起,像是痛苦至极;时而眉开眼舒,像是沐浴在春风之中。

  「啊……老,老公……好……好棒……要死……死了……」女人涕泪横流,肥臀拼命的向后套动,引的胸前那对吊乳前后来回的甩荡。

  「操死你,操死你……」男人呼哧呼哧发出老牛一样的喘声,这显然表明他比女人好不了多少,每一次的抽插嫩腔的壁肉就刮蹭的他龟头酥痒难耐,下腹电蹿蚁走,泄意呈几何级上涌。

  「……亲亲……老公,宝贝……啊……」女人口里淫声浪语不断,终于她发出一声长长的嘶鸣,染上一层红晕的颀长脖颈高高向上仰起,犹如一只濒死的美丽天鹅,一直死死撑在玻璃上的双手缓缓滑下,导致整个身子也渐渐瘫软下来,最后变成匍匐在地的姿势,只是其腰部仍旧被男人紧紧箍着向上提起一尺之高,他跪在女人的后面做着最后的征伐……

【完】